·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热门课程:

护士 护师  药士/药师  中药士/中药师  内科主治  外科主治  妇产科主治  检验技士/技师  执业药师  临床执业  口腔执业 中西医执业 中医执业  公卫执业 医师技能

热点搜索:

自考 经济师 会计职称 职称英语 国家公务员 监理工程师

您现在位置: 首页 >> 教育资讯 >> 教育新闻 >> 政策法规 >> 热点透视:农村高考移民和人口流动现状

热点透视:农村高考移民和人口流动现状

来源:快学网  时间:2009/05/06    浏览:819 【字体大小:

高考政策中的高考移民的概念已经远远不能适应时代发展了。人们担心放开高考户籍限制后,还会现出一个高考招生指标分配能否公平的问题。其实,这样的担心也是多余的。

        在农民工人口流动不断加剧的今天,高考户籍限制已经伤害到他们的切身利益,有关部门如果因为改革艰难就坚守已有高考制度,没有进行最大限度的改革,广大农民工子女,将成为高考户籍限制之下的牺牲品。高考户籍限制能不能放开?几乎年年都成为两会代表关注的热点话题,即使如此,也仅仅是关注而已,高考户籍限制依然壁垒森严。
        一、高考户籍限制与高考移民  
        谈放开高考户籍限制,就不能不提高考移民。
        应该说,正是高考移民的诞生导致高考户籍限制的诞生。所谓高考移民就是父母或者亲属为了让孩子在高考时考取更好的大学,就在高考前将孩子的户口和学籍弄到录取分数线相对较低的省份。2008年青海省高考文科状元已被证实为“高考移民”,有关部门也已决定取消其在青海的高考录取资格,青海省考试管理中心副主任徐建国说,自从今年考录工作启动以来,青海省考试管理中心已经查处了36名考生。 
        应该说,这种带有明显功利的“移民”行为理应狠狠打击,还当地考生一个高考公平。不过,近年来,随着农民工大规模进城和跨省流动,也诞生了数以万计的“流动人口子女或暂住人口子女”(为与高考移民有区别,姑且称为“农村高考移民”),前面的数据也已经证明了这点。这如果这部分“农村高考移民”因为高考移民的存在而无辜地被认定为高考移民,这将是中国教育怎样的悲哀?现在就是这样,即使他们生活在城市,却因为户籍的缘故,永远失去了在当地参加高考资格,这对他们来说,同样是不公平的。因此,有关部门在利用高考户籍限制政策打击高考移民的同时,能不能够也通过户籍改革还给“农村高考移民”应有的高考公平,使他们不再是打击高考移民之下的牺牲品! 
        其实,高考政策中的高考移民的概念已经远远不能适应时代发展了,如果高考移民这一概念不能体现出与时俱进的特征,一直困扰农民工子女高考的问题就得不到根本的解决。即使解决了农民工子女的读书难问题,要是高考的身份认同问题得不到解决,高考之痛,将会更多地在这些孩子身上重演。况且,越是解决了他们义务教育阶段中的上学难问题,越来越多的孩子将会在高考前不得不回到家乡参加高考,这样的结果,将会是怎样的不堪设想?在一个法治社会里,还出现这样不讲法治精神的制度,有点匪夷所思。全国人大代表周光权近日称:“不分情况,一律以户口作为高考‘资格证’,是行政管理思维简单化的表现,是在户口之上附加了过多的功能,与现代法治理念并不符合。” 
        任何教育政策的出台,都需要考虑与其它相关政策有没有合理衔接了,解决农民工子女在输入地免费接受义务教育问题,绝不能不提高考移民这一敏感而又不得不面对的难题。如果只为解决义务教育阶段而不顾及高中阶段,甚至牺牲高中阶段,这种解决问题的方法绝不是最佳方法。因此,政协委员何不将户籍改革与高考移民问题一同提出来,将基础教育作为一个整体去解决,而不是人为地划分为义务教育阶段与高中阶段,更不应该为高考设置壁垒森严的户籍限制。  
        二、在教育公平面前,高考户籍限制必须放开
        至于为什么还不能放开高考户籍限制,很多教育界全国人大代表认为,高考户籍限制放开后,将出现大量高考移民,这将造成更大的不公平,还有一种声音,认为户籍改革牵涉面太广,不好操作。这两种声音都是以牺牲“农村高考移民”的利益来维持所谓的公平,说得不好听点,都是惰政的行为,对于还这些农民工子女的高考公平,没有任何作用。放开高考户籍限制,已经势在必行。  
        2008年,广东省人大代表、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律师朱列玉在广东省两会上提交建议指出:外来工子女在广东读书达一定时间后,应该考虑作为广东籍考生,在广东省参加高考。(2008年1月23日《南方都市报》)今年全国两会上,也有一些人大代表认为,应当适当放宽高考户籍制度。这样的声音理应引起足够的重视,可是,至今仍没有下文,仍然只是停留在“要不要放开高考户籍限制”的争论上。因为改革艰难就不作为,这样的结果,已经深深地伤害到广大农民工子女的高考利益。周洪宇代表表示,户籍制度涉及面广,涵盖了就业、医疗、社会保障等方方面面,这项改革是一个相当艰难的过程,需要一定时间来逐步完成,不能奢望一步到位。(2009年3月15日《中国产经新闻报》)既然不能一步到位了,那么有限制的放开高考户籍限制就不失为改革的一种思路,朱列玉律师的建议,其实就是有限制放开高考户籍限制。 
        只要义务教育阶段与非义务教育的高中阶段完全接轨了,农民工子女在流入地的就读年限、是否为真正的农民工子女等信息就完全可以准确掌握,如果这些信息能够做到真实,不出现教育腐败,根本用不着担心出现大量高考移民。因为真正的高考移民都不是真正的农民工子女。  
        同样,人们担心放开高考户籍限制后,还会现出一个高考招生指标分配能否公平的问题。其实,这样的担心也是多余的。高考招生指标分配制度本身就存在先天的缺陷,各省的高考升学率差距甚大就是明证,除却一些地方高校招生的人数分布不均之外,名校名额分配不均同样存在不公平的因此,前年中国政法大学已经先行一步,建立了按各省市的人口比例确定招生指标的制度。那么,在有限制性地放开户籍限制外,就可以借鉴中国政法大学的作法,高校招生指标进行重新“洗牌”,按当年实际报考人数分配招生指标,消除“农民高考移民”抢了指标的顾忌,完全可以解决招生指标分配不公平的问题。  
        在农民工子女事实上已经完全融入流入地的情况下,用某某移民来称呼他们已经不具实质意义了,他们也是当地教育的一分子,只有让他们拥有与当地户籍考生同等的受教育权利,才能还农民工子女一个教育公平的环境,否则,一切无从谈起,如果因为高考移民的事实存在而拖延户籍改革,这将有愧于广大农民工和他们的子女! 
       三、“农村移民”返乡的困境 
        仅深圳就有37万“流动人口子女或暂住人口子女”被迫回家参加高考(在户籍政策还没有放开的情况下,农民工子女很难取得深圳户籍),对这些已经在深圳生活、学习多年的“农村高考移民”来说,打击无疑是灾难性的。
        其一,再度沦为留守少年。 
        农民工子女跟随父母来到城市,其实也是无奈的选择,父母不希望他们的子女成为留守少年。虽然说农村的教育资源不可与城市同日而语,但是在户籍与入学还高度挂钩的情况下,很多父母还是出于便于教育孩子的角度,把子女接到城市就读,其中的滋味,非为常人所想。近年来,由于留守儿童、留守少年教育中存在的各种问题,已经促使父母痛下决心,多大代价都要让子女留在身边,他们不想让孩子在留守中坠落。如今,迫于一纸户籍,他们又把孩子送回家乡,使孩子再度沦为留守少年。在已经远离家乡生活多年的背景下,这些重新回到家乡的孩子,如何在远离父母的环境下健康成长,势必成为父母的心头之痛,也理应引起有关部门和有关人士的关注,如果任凭他们回了就回了,只能是不负责任的举措。 
        其二,心理创伤在所难免。 
        这些只能在城市完成义务教育阶段的农村孩子再度回到家乡,他们经历了人生一次选择,这样的选择其实是一元的,他们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即使有多不愿意,也只能回到家乡参加高考。农村教育环境根本不能与城市同日而语,再加上教学内容的差异,这些“农村高考移民”要承受别人更多的压力,这样的压力这对于一心希望通过高考改变命运的农村孩子来说,无异于当头一棒。在“农村高考移民”事实上已经存在的这些年来,很少有人关注到这些“移民”这样的选择,他们的心灵创伤无人问起,自然也就不会引起人们的关注了。这种创伤除了表现在对高考对前途命运的担忧之外,还有一分对社会的反抗,如果不加以引导,反抗意识将成伴随他们的成长。  
        谁来解决“农村高考移民”这些困境,凭什么来解决这些困境,消除他们返乡后的心理创伤,将直接考验有关部门的真诚与态度,甚至是他们的智慧。
        四、人口流动的现状及思考  
        据《中国教育报》3月11日报道,2008年,民进重庆市委员会组织人员对我国农民工子女教育问题进行了调查。本次调研以义务教育阶段农民工随迁子女规模为重点,发现各省市义务教育阶段农民工子女数量在逐年增长,并且数量规模较大。北京随迁子女数量已经超过40万;成都、重庆等地随迁子女数量均超过10万人;乌鲁木齐等地随迁子女数量已达到8万人,而广州、深圳、东莞等地则以“流动人口子女或暂住人口子女”作为统计口径,广州31万余人,深圳37万余人,东莞25万余人。其流动有如下特征:1.跨省流动儿童的来源地分布较为集中。多来自于人口多、经济欠发达的地区。2.跨省流动的流入地主要以发达城市为主。本次调研发现,北京、广州、深圳、东莞等地是随迁子女的主要流入地。3.部分城市以省内流动、邻近省际流动为主。  
        这组数据虽然没有包括高中阶段的农民工子女,但是其反映出来的问题,已经有引起教育部门深思的足够的理由。就拿深圳来说,深圳“流动人口子女或暂住人口子女”已经达到37万人,这些“流动人口子女或暂住人口子女”原则上都不具备在深圳报名参加高考的资格。因此,可以预见,即使这37万“流动人口子女或暂住人口子女”可以在深圳顺利地完成义务教育阶段的学业,到时仍然需要回到户籍所在地参加高考,或者从高一开始就要回到户籍所在地就读,对这37万学生来说,高考就好象一场恶梦,成为他们挥之不去的记忆。  
        “逐步解决农民工子女在输入地免费接受义务教育问题”。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农民工子女上学问题再次作为促进教育公平的一项内容提出。全国政协委员对此也倾注了足够的重视,不断开出“猛药”,予以治理。不过,不管“猛药”如何富有疗效,这对于更为重要的高考公平来说,丝毫不起作用。解决农民工子女上学难的问题,不应该将高中阶段排除在外,在高考户籍限制仍然存在的前提下,如何让农民工子女顺利地在流入地合法地参加高考,将是有关部门不得不面对,而且是必须要解决的问题,高考必须还他们一个公平。

本页网址:http://www.kkstudy.com/news/2904.html

  标签:

更多相关内容

相关问答

  • 没有相关信息
页面执行:0.0691838264465 times